RSS订阅
复制 关闭

88岁老者研究党史35年:笔耕不辍 累坏右手换左手

掌上青岛   

2017-09-26 11:14

m_146884

m_146885

党史研究容不得一丁点儿模糊,除了翻阅史料,还得实地调研。在平度就有一位孜孜不倦研究党史的专家,他埋头撰史35年,手写几百万字,因为长期的劳累,拿笔写字的右手肌肉功能丧失。然而,凭借着对党的忠诚和对党史研究的执著,他又开始用左手练习书写,从一小时只写80多个字到上千字,其中的汗水和付出可想而知。他就是88岁高龄的平度党史研究专家张升善,在他和同事的共同努力下,《杨明斋》、《刘谦初》、《胶东保卫战》、《中共平度地方史》三卷等一部部党史著作相继出版。 

结缘◆◆ 

88岁老者研究党史35年 

早晨8时许,记者随平度市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人员来到张升善家,不大的院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屋里同样整洁有序,张升善的老伴告诉记者,他一早出去遛弯了,还得等会儿才能回来。大约半小时,张升善从外面回来。虽然已经88岁高龄,但腿脚还算灵活,只是有些耳背,交流时需要大声喊。 “快坐快坐,我习惯每天早晨出去转一圈。 ”张升善一边招呼记者坐下,一边洗桃切瓜。客厅旁边便是张升善的“战场”,一部部党史著作就是在这里诞生的,书橱里摆放着各类党史资料和书籍,很大一部分是手抄本的资料,“我不会用电脑,只能一个字一句话地抄录。 ”张升善告诉记者,这些资料对他来说是无比珍贵的财富。 

“我与平度党史结缘开始于1982年。 ”张升善说,那一年年初县委书记找他谈话,说要成立县委党史研究室,希望他能加入编写组,一起做平度党史研究。凭借着对家乡的热爱和对党的忠诚,张升善二话没说就同意了。从此,他开始了长达35年之久的党史征集和著述。当时已经年过五旬的张升善承诺一定会完成任务,就这样,他把自己的后半生交给了平度党史事业。 

奋战◆◆ 

顶风冒雪只为寻找《杨明斋》 

谈到自己钟爱的工作,张升善打开了话匣子,“我‘入职’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挖掘平度党史重要人物杨明斋,他是中共创建时期的老布尔什维克。 ”张升善讲起当时的情形仿佛就在昨日,每一个场景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一个表情一个动作,都刻在了张升善的脑海里。 “现在科技发达,找人还相对容易些,过去那个年代费尽周折。 ”张升善告诉记者,一开始他们的信息只有“杨明斋是平度人、多次去苏联、中共早期的活动家”。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信息搜罗都是秘密进行的,这一查就是半年,结果查到6个杨姓男子在苏联,然后一个一个去核查,“有的去苏联没回来过,有的其他信息不符合。 ”张升善手里拿着《杨明斋》这本书,向记者讲述着寻找杨明斋的艰辛过程。自己的力量毕竟有限,于是张升善和同事通过报纸、广播等渠道刊登信息,希望知情者提供线索。就在消息刊登的第二天,马戈庄村村民杨德信给张升善他们写了信,说报纸上所说的杨明斋就是他的大爷,“我们寻找了半年没有一点线索,没想到登报第二天就获得如此重要的信息。”张升善讲到此处,明显有些激动,为了确定这个人就是他们所要寻找的杨明斋,张升善顶风冒雪,推着自行车,走了十多里路赶到杨德信家。杨德信将杨明斋的信息全部告诉给张升善,“确认了杨明斋的信息后,杨德信又带我去见了曾在莫斯科见过杨明斋的杨仁曲,从他口中获悉了杨明斋在苏联的始终。 ”张升善说,经过6年的努力,1988年,他和同事们开始整理党史资料,并将其编纂成册。截至1991年,由张升善主编的 《杨明斋》、《刘谦初》、《胶东保卫战》等党史著作相继问世,原先不为人所知的杨明斋等革命先烈的故事被挖掘出来。 

“1986年,为了写《刘谦初》这本书,我专门去了北京访问刘谦初的妻子张文秋。 ”张升善指着墙上的一张照片说,他在北京见到了张文秋,张文秋得知他来访的意图后,让他不要拘束,有什么想问的随便问。 “张文秋说她是平度的媳妇,就这一句话让我完全放松下来,随后的访问中获得了很多重要信息,对写著作帮助很大。”张升善说。 

坚持◆◆ 

右手没法握笔左手来接力 

1992年,张升善奋战了十年后离休了,然而就在当年,《中共平度地方史》开始编撰,张升善被重新“征召入伍”开始编写地方史。1994年,由于长年累月编写党史,握笔的右手开始哆嗦,一开始他并没有在意,随着病情加重,后来就无法握笔了。眼看编写地方史的工作没法继续,张升善慌了,他赶紧去医院检查,“当医生告诉我说肌肉功能丧失,以后不能再写字的时候,我一下子瘫坐在病床上。 ”说到这里,张升善更加激动,他说,“我当时就急得流泪了,因为我不想刚开始编写地方史就中止。 ”回到家中,张升善一边做理疗一边尝试继续编写,然而始终无法如愿,“我在想,难道我的党史事业就要这样结束吗?不行,我得想办法。 ”当年6月的一天晚上,老伴休息后,张升善一个人坐在书桌前思考了好久,他突然用左手拿起了笔,开始在书上写写画画,“既然右手没法动,我就用左手写。 ”说起来容易,可真正做起来就难了,一开始歪歪扭扭一小时才写几十个字,“只要能写,我就继续写,哪怕一小时只写一个字。 ”正是凭借这种毅力,张升善从一小时写50多个字到80多个,再到几百个字,后来一小时能写上千字,三卷《中共平度地方史》就是张升善用左手一个字一个字编改完成的。 

记者拿起一本《中共平度地方史》修改本翻看,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标注、修改,“这可都是宝贝,为了它们算是付出了所有时间。 ”张升善说,自己经常翻看这些资料,这些也见证了这位平度党史专家的后半生。 

余热◆◆ 

义务讲党课被称“活党史” 

张升善带记者来到书房,拿出纸笔,展示左手写字的功底,如果不亲眼看到,完全没法相信这些是左手写出来的字。 “趁着我现在还能活动,我还得继续研究党史,不能辜负党组织的期望。 ”张升善拿出他目前正在撰写的一篇文章给记者看,他说下一步要在报纸刊物上发表一些文章,继续为党的事业发光发热。 

现在,张升善经常外出讲党课,在平度被称为“活党史”。不管是在纪念馆、中小学校,还是在企事业单位、社区,只要张升善讲党课,会场一定爆满,因为他讲的党课非常鲜活。因为他曾经亲自研究编写过,所以讲出来大家爱听。“党史是需要讲出来的,党史能教育人,能让人从小感受生活来之不易,这样就能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张升善说。 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 记者 梁超 汤臻 摄影报道 

责编:周扬

展开全文

牵手雄安吗?
识别二维码 下载客户端

↓苹果用户扫这里下载↓

↓安卓用户扫这里下载↓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