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微信订阅
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弘扬企业家精神,在沪企业家为何惊喜点赞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09-29 17:16

大江东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在党的十九大之前郑重发布,用上海人的话说,很是“弹眼落睛”哦!作为中国近代工业的摇篮,上海一直是中外企业家扎堆儿的城市,上海的企业家,如何看待这份有关企业家的文件?企业家精神究竟该如何弘扬?大江东工作室的东姐访问了一些企业家,不约而同的感受是:惊喜。

图片1

“《意见》充分反映对企业家群体的肯定,是一份特别惊喜”

这两天,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和他的企业家朋友们讨论的最热话题,就是党中央和国务院发布的这份《意见》——提及党中央首次聚焦“企业家精神”,他首要的感觉就是“特别惊喜”,“我们都觉得,它充分反映了对企业家群体的重视,对企业工作者的肯定,并且还致力于为大家创造一个更好的发展环境”。

他很认可政府要有为,市场要有效,企业要担当的提法。而令他惊喜的,不在于《意见》的具体内容,而是《意见》明确肯定了“企业家精神”,“在市场经济里,企业家精神是最核心的资源。得到肯定,能让政府、市场和企业家三者的力量充分发挥。”他还说, “稳定、可预期”,是企业家最希望看到的。真正好的企业家,不应该期望所谓优待,给什么特殊政策或特别优惠,而是希望一个公平、规范的环境。

三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张道才则注意到《意见》明确“创新体制机制,激发生机活力,营造‘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基本原则,还提出“营造依法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的法治环境”的基本思想和措施框架,包括依法保护企业家的财产权、创新权益和自主经营权。读了《意见》他更坚信,市场经济建设,法治是基础和前提。企业家最关心和感兴趣的,就是把全部精力和心血都花在企业经营发展上。“企业的每一分成长进步,都是企业家最大的成就感和幸福感,需要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保驾护航。对三花这样正在走向全球化经营、不断优化升级的制造业企业,尤其重要。”

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的迅速强大,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企业家精神和亿万群众努力和谐合力的结果,对此,这份文件做了全面的总结和肯定。这是中央总结改革开放近40年来的发展经验,对企业家在社会与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作用与地位给予的高度肯定,由中央与国务院的名义和级别专门出台文件,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是建国以来第一次。是对企业家在改革开放进入新的历史时期更好地发挥自身作用,给予的重大支持与发展指引。作为企业家,我们坚决拥护,也由衷开心。

“最稀缺的、最有价值的,不是技术,而是企业家精神”

《意见》其中也提到,如果由于政府的规划或政策改变而导致企业损失或企业家的损失,应该有弥补机制。对此,企业家们深表欣慰。

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谈到,1988年邓小平在全国科学大会上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在资源全球化的今天,企业家的重要性已经超越了技术。富士康能生产出iPhone手机,是因为它拥有世界级的制造技术和专利,但富士康只是给苹果公司“打苦工”,苹果公司之所以能坐享超级利润,不是因为它掌握了核心技术,而是因为苹果公司的品牌、商业模式与管理,而这一切的背后则是乔布斯的企业家精神。最稀缺、最有价值的东西,不是技术,而是乔布斯、马云、任正非、孙正义所代表的企业家精神。这种精神特别宝贵,必须保护。

图片2

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认为创新最稀缺的不是技术,是企业家精神。

郭广昌谈到,虽然一份文件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但专门这样出一个文件,会使企业家更安心于创造就业和财富,推动社会发展,会更有安全感。相信也会指导政府各个部门,更好保护企业家权益,让企业家在更好、更公平、更规范的法律环境参与竞争。

对市场调控,短期内政府用一些非市场因素,企业家表示可以理解,但长期用非市场因素调控,就不可取。未来有一个稳定、可预期的市场环境,是他们最期待的。

郭广昌认为,反腐大大提高了企业家安全感,有利于企业家成长,让企业家不必考虑灰色地带,不需要去做不该做的事,“政策的进一步规范透明,总体上都增加企业家安全感。”

不仅要把民营企业当成宝贵资源,国有企业家也是宝贵资源

东姐注意到,此次《意见》还提出了“国有企业家”概念。

刘胜军以为,这一提法对下一步深化国企改革具有深远意义。坦率讲,虽然国企也出现过一些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人物,例如红塔集团褚时健、振华港机管彤贤、上海家化葛文耀,但作为一个整体而言,国企一把手还称不上真正的“国有企业家”。

从90年代到本世纪初的国企改革,以现代企业制度为核心,极大激发了国企的活力,国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新一轮国企改革应该把激活“国有企业家”作为核心。刘胜军说,这就要注意到,能否逐步实现国企高管选聘的市场化,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相应的,实现国企高管考核与激励的市场化,按照其能力、贡献给予市场化报酬(包括股权与期权激励)——而其前提是以国企真正的市场化为前提,需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建立富有竞争与制衡的股东结构。

他说,企业家精神的发挥,是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本质要求。但对激发企业家精神面临的制度与观念障碍,还应该有清醒的认知,不要指望一蹴而就。

郭广昌也提到,不要仅仅把民营企业当成宝贵资源,国有企业中很多企业家非常好、非常努力,也是宝贵资源。无论民企还是国企的企业家,都不会太在乎钱,都有家国情怀。他还提了一个建议,希望进一步创造条件,让民营企业有更公平的渠道,包括对金融企业,金融领域要进一步开放。让他深有感触的,就是“杭绍台高铁PPP”项目,我们“铁老大”对民营企业开放了,成为国内第一个民营控股的高铁项目,复星是牵头方。他一再表示,非常感谢国家发改委、浙江省政府、铁路总公司所做出的努力和支持。

总结起来,企业家们希望政府有为,但不是乱为。市场有效,市场不总是有效,要有好的法规、规范,让市场有效;政府有为,不应该是干扰市场,有为应该是规范地有为、透明的有为,让市场发挥有效性。

图片3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对《意见》的出台表示非常惊喜。

“激发企业家精神,就必须提高正向激励,最重要的是保护企业家产权”

《意见》的发布,一方面是党中央、国务院对企业家精神和企业家群体的保护、鼓励和支持,张道才则看到了另一方面,“也对我们提出了更高要求,期待着我们把个人发展、企业发展与国家发展牢牢结合,创造更大成就,作出更大贡献。第二个方面是我们更应当思考和着力的重点。”

上海仪电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强谈到,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建设一支勇于创新、敢于担当、勤于思考、严于律己的企业家队伍,是深化国资国企改革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国有企业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转型发展、做强做优做大,急需一批具备专业素养、勇于改革创新、敢于干事担当的企业家。有些国有企业转型发展起色不大,很重要的原因是企业家担心改革创新失败的风险。《意见》强调要完善正向激励机制,鼓励创新、宽容失败,为担当者担当、为负责者负责、为干事者撑腰,这将为更多国有企业家引领企业深化改革、转型发展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机制保障。

图片4

上海仪电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强对《意见》鼓励创新宽容失败很是赞同。

《意见》提出,健全企业家参与涉企政策制定机制。建立政府重大经济决策主动向企业家问计求策的程序性规范,政府部门研究制定涉企政策、规划、法规,要听取企业家的意见建议。保持涉企政策稳定性和连续性。

刘胜军以为,要激发企业家精神,就必须提高正向激励:最重要的是保护企业家的产权,孟子云“有恒产者有恒心”;减少行政审批,为企业家精神松绑;破除各种垄断,真正公平竞争; 要激发企业家精神,还必须减少“负向激励”:只有政府的资源支配权减少了,才能减少寻租和腐败。

郭广昌提及,我们国家政策方面整体来说,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投资,都是稳定可期的,但有些海内外媒体的误读,对部分企业的正常投资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他希望未来政策解读更公开、透明,不要带有太多的无端猜测,让企业家有一个发挥能力的良性环境。(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室 谢卫群)

责编:杨知然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