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演员段奕宏:血液里流淌着纯粹与真实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7-11-06 18:28

人物.png

东京电影节影帝诞生了。

继张艺谋、牛振华、朱旭、王千源、王景春之后,他是第六位摘得东京电影节影帝的中国演员。

1.jpg

《士兵突击》让饰演袁朗的段奕宏走近观众视野。他凭着一双传神的眼睛,用眼睛代替语言和动作,将特种部队队长袁朗演出了潇洒不羁的硬汉形象。同段奕宏合作过的导演,甚至会为了用眼睛传达思想而删减台词,以获得更好的艺术效果。《烈日灼心》让段奕宏的演技赢得了行业内外的高度赞誉,他是剧中饰演高智商警察的伊谷春,观察力极强,与下属一起出生入死,联手破获诸多重大案件。2015年,段奕宏凭借此片获得了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这并不是他的第一个影帝,早在2003年,他就凭借电影《二弟》获得了印度新德里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爱有来生》中的段奕宏变身痴情鬼的阿明,前世的阿明对话今生的阿九(俞飞鸿饰演),轮回路近,茶凉续杯,却再也续不上他们前世的约定。

2.jpg

凭借演技与实力,一次次突破自己,尝试风格迥异的题材类型,演绎不同人物的命运纠葛,他让每一部作品中的角色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灵魂。在这部由导演曹保平参与出品,新锐导演董越自编自导的《暴雪将至》中,他再次“不疯魔不成活”。上世纪90年代,百年不遇的暴雪侵袭着南方小城,残忍的连环杀人案使人们陷入恐慌。段奕宏饰演的满怀雄心壮志的编外保卫科干事余国伟却在追查凶手时遭遇惊险,面对探案欲望与燕子(江一燕饰演)的爱情,他努力诠释了包裹在人性深处的欲念挣扎和自我追问。

三座国际A类电影节奖杯揽入怀中,他依然保持一个演员的谦卑。“当我听到赵薇念我的名字时,我一直在心里问自己:这是真的么?我很恍惚,这是我吗?这是我得奖时最真实的反应。”走出颁奖礼的段奕宏说。

3.jpg

44岁的段奕宏可谓大器晚成。

18岁开始考中戏,4年备考,经历了3次失败。大学4年,没人找他拍戏,因为他的长相实在是没什么特点。这段经历让段奕宏形成了一种“云淡风轻”的态度。评选是一种竞争,是竞争就会有输有赢,只不过,段奕宏早已不把得奖前的期待和未得奖后的失落看作最重要的。“(这次颁奖礼)最难忘的片段,就是昨天组里的一个朋友过生日。我们已经入围东京电影节,而且是唯一入围这个奖项的华语片,已经很开心了。”在段奕宏看来,这份入围的惊喜,已经给这部电影的创作者带来莫大的鼓励。

4.jpg

选择剧本,他看重的不是导演的知名度有多高,有多成熟,而是他们是否有对生活、对工作、对事业、对未来的挣扎感。“这种挣扎感,就一直存在于我的身上。这份不安全感,是一个创作者应该保持的心态和状态。”

演什么像什么”,并不是对一个演员最大的褒奖;“演什么就是什么”,才是一个演员的最高境界。自从1998年以全优成绩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至今,他几乎保持着每年一部作品,从1998年至2017年,前前后后共参演过近20部作品。除了电视剧、电影,他还参演过话剧,孟京辉导演的《恋爱的犀牛》以及田沁鑫导演的《四世同堂》《生死场》等作品。话剧是对演员素质要求最高的表现形式,相较于影视,话剧表演更富抽象性、浓缩性,对演员的肢体语言和面部动作要求极高。富有张力的话剧表演经历,为段奕宏的影视表演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和营养剂。

5.jpg

《四世同堂》中饰演一说书人

段奕宏通过对连贯细节的揣摩与推敲,使得人物逻辑变得立体深刻,所谓“一人千面”正是源自于此。《暴雪将至》的表演让段奕宏沉迷,“当人物长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的感觉神经,甚至连温度都不受我的控制了。这种感觉,对演员来说是非常美妙的。”当谈及如何精准的创作和塑造“余国伟”这个小人物时,段奕宏称自己会坚持对每一天、每一场戏进行不断的思考,不断推翻自己。他不是仅仅去表演动作,而是将自己的理解注入作品,叙述人物背后的“潜台词”,交织演绎出剧中人的灵魂。在他的内心深处,始终怀揣对自己、对角色、对作品的审视与严苛。

段奕宏似乎是典型的“实践出真知”。据说,他曾和盲人在一起生活,琢磨他们的表情,曾经因为要在毕业大戏中要饰演一位精神病人,跑去精神病院呆了3天体验生活。在《暴雪将至》也是如此。

6.jpg

“出演这个角色前,我接触了大厂中工人,了解像保卫科人员的生活是必须得做的功课。其实,我也捋不出来以什么目的去接近他们,一起吃饭、聊天、唠家常,这个过程已经成为我的一个习惯。我没有预期会有多少收获,但总是会有一些意想不到出现。”

很多人觉得,一个演员如果能够做到表情自然、情感真挚,演绎出让观众产生共鸣的真实生活,便是不折不扣的好演员。但事实上,评判一个演员的标准丰富而多元。相同的剧情下,好演员会给出不同层次却是最好的反应。

“每一个角色和人物,对我都是挑战。这不是一个职业的挑战,更像是一部电影的气质对我的挑战。作为演员,你所传达出来的这种气质,会直接影响到导演、编剧甚至整个电影。”在段奕宏看来,最要紧的不是去关注某一场戏应该怎么演,怎么处理与人物的关系,他在乎的是电影这个整体,“寻找到这种气质,是我最感兴趣的。”

很多人由《士兵突击》知道段奕宏,《烈日灼心》让更多人忘不掉这个名字。

徐峥在看过该片后发出感叹:“段奕宏演得特别好。”当谈及如何“爱”上段奕宏时,饰演协警辛小丰的邓超发出感慨:“我们在生活中也爱上了对方,我和老段就是两个高手之间的那种喜欢。我觉得太美妙了。”更有不少观众为了读懂伊谷春这个人物,看了这部电影两、三遍。也因此,伊谷春的角色一度被媒体称为段奕宏“个人从影生涯中的最高演技”。人们难免要拿即将上映的《暴风将至》与《烈日灼心》相比较。“如果非要拿《烈日灼心》比的话,可以说我进步了,确实进步了。”段奕宏始终在跟自己较劲。较真劲,是一位演员对表演境界的纯粹追求,对抛弃自我的过滤过程。

曹保平曾说,“中国缺少好的演员,这是我们电影从业者的悲哀,可是我非常幸运,遇到了段奕宏这样的演员,他是中国影坛不可多得的好演员。我相信,假以时日,老段会成为一个伟大的演员,他身上具备这样的素质,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这种可能性。”

与银幕上形形色色的人物相比,生活中的段奕宏什么样子?“我没觉得演员的生活跟普通人比较远。‘演员’并非我生活的全部,我很享受生活中的很多种身份,比如,我是儿子,是舅舅,是小舅爷,也是朋友、大哥、兄弟,我享受这些带给我的爱和力量,以及所有一切。”他力争保持着这份真实。

9.jpg

获奖会让人松一口气,但也会让人紧张到难以呼吸。获奖,往往意味着更多的聚焦,更多的期待。对于未来,段奕宏并非考虑很多,这颗用努力换来的果实,他需要慢慢消化。“我现在不太想下一个角色挑战什么。如果能通过轻松的方式,创造出一个说得过去或者说有成色的人物,我一定不会选那个复杂痛苦或挣扎的方式。”

 这就是段奕宏,一个用演技为作品加分的实力演员,一个自我克制、质朴坦诚的老实人。(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人物工作室 范雅楠)

责编: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