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大江东:长三角这条“断头路”,从前垒“墙”今打通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10-01 20:13


大江东

国庆节,苏沪交界处一条仅1.29公里长的断头路的贯通,引来两地百姓纷纷点赞。

10月1日上午9点,在江苏省昆山市淀山湖镇与上海市青浦区的交界处,为纪念昆山锦淀公路对接上海崧泽大道工程通车,上海青浦区和江苏昆山市双方共同举办了隆重开通仪式。大江东工作室发现,这条断头路的贯通是“2020年长三角地区消灭省界断头路行动”的首个项目,也是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过程中的“生动样本”。而沪苏两地在“锦淀公路对接崧泽大道”项目上突破体制机制的障碍之“墙”,或为后期打通其他省际“断头路”解决“卡脖子”问题树立了示范。

555

新乐路和盈淀路贯通后,上海青浦区和江苏昆山市双方还开通了公交线路。

10月8日,从淀山湖镇到青浦城区,双方还将开通两条公交线路,其中C3路从昆山的秦峰路到上海轨交17号线的漕盈路站,C5路从淀山湖镇汽车站到上海青浦区漕盈路站公交枢纽。

据悉,昆山现还有包括曙光路、玉溪路、集善路等在内的“断头路”10条。未来,在苏州与上海之间,还将打通23条“断头路”。

一条“断头路”的前世今生,沿线百姓期盼永久贯通

东哥关注这“断头路”不是一天两天了。

江苏昆山市淀山湖镇晟泰村与上海青浦区南厍村相邻,两个村之间有一条通道,昆山这边是新乐路,青浦那边是盈淀路。两条路被一条石浦港河隔开,河上有一座北木桥(现名为“石浦港桥”),桥东是上海市青浦区,桥西是昆山市淀山湖镇。北木桥上有很多故事,在附近的村子里,年长者说起这些故事来头头是道,但年轻人则大都忘得一干二净。

“断头路”原本并不“断”。1992年,昆山市修建了一条在当时标准极高的现代化公路,中间还有绿化带,西起黄浦江大道,东至上海青浦区与淀山湖镇的交界处的石浦港河,也就是今天的新乐路——当时还有“全国乡村第一路”美誉。

新乐路靠近石浦港河的路段又被称为锦淀公路,新乐路到了昆山与上海交界的石浦港河边戛然而止。那时,淀山湖镇的百姓来往上海频繁,他们急切地想打通这条通往上海的“大动脉”,让新乐路与通往上海青浦城区的崧泽大道连通起来。

为此,当时淀东乡(现为“淀山湖镇”)党委书记与青浦区两个乡的党委书记多次协商,最后,由淀东乡在石浦港河上建了一座北木桥,并在桥以东的上海地界修了一条约800米长的公路——盈淀路,这样新乐路连接上海的道路就打通了。

这给两地百姓带来极大的便利,从淀山湖镇到昆山市区,有约30公里的路程,但从淀山湖镇到上海青浦区只有10多公里的路程。所以,一直以来,很多淀山湖镇人去上海青浦区要比去昆山市区频繁得多,有的每天来回青浦区做点小生意,有的去青浦区购物,有的在青浦区打工……

但短短几年后,新乐路又一次“断”了。

原来,另一条连接上海市青浦区和淀山湖镇的机场路建成了。新路修通后,为了增加车流量,北木桥上筑起两道墙——上海方面修了一道,淀山湖镇方面也修了一道。除了自行车、电动车可以从墙的夹缝中通过,其他车辆“此路不通”……

距离增加了很远,车主们很不情愿。刚开始阻挡墙很矮,砌得也不牢固,有的司机便砸出了一个很大的缺口,很快,阻挡墙被砌得更高,更牢固,机动车辆望墙兴叹,新乐路又一次成为了“断头路”。

666

曾经的北木桥上修起了隔断,新乐路也成为了断头路。

当地人给砌了墙的北木桥,取了一个新名字——“断桥”,原名逐渐遗忘,“断桥”一断就是20年。从淀山湖镇到青浦区,大大小小的车辆只能绕行机场路。

机场路是淀山湖镇连接上海青浦区的唯一“大动脉”,两地来往日趋频繁,大货车越来越密集,私家车也越来越多,机场路不堪重负,上下班高峰期,堵上个把小时是常有的事。

双护村村民丁根林在上海青浦区做了20多年生意,天刚亮,他就会到淀山湖边的渔民家采购一小货车的鱼,再拉到上海青浦区三元河农贸市场去卖。

淀山湖水产深受上海人喜欢,双护村很多人干这一行。“过去,小货车只能走机场路,遇到堵车,市场摊位都被占没了,我们就只好将鱼拉回来,这一天白干,还得搭上油钱。”丁根林说,绕道机场路不仅远了约5公里,还要多花10元过路费。

这样的烦恼,也发生在来淀山湖的投资者身上。占地45亩的昆山金盟塑料薄膜有限公司位于新乐路929号,离北木桥不到两公里,是2011年上海青浦区企业家李忠投资建设的。厂房修建起来,开始日常生产了,李忠却有了一个大麻烦,公司平均每天有十几车原料要从上海洋山港运到厂里,公司大部分产品也要运到上海,再发往全国各地。“货车车身很长,经常在机场路一堵就是两三个小时。”李忠烦恼不已,很多时候,原定于下午三点要运到的原材料,一直要等到下午六点才能到,工人们只能停工等待,一个下午就会损失数万元。

朱建峰是昆山金盟塑料薄膜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他白天在淀山湖镇上班,晚上住在上海青浦。“我住的地方离公司直线距离不过10公里,但我每天必须6点30分起床,不然上班要迟到。”如果新乐路打通,他开车最多15分钟就能到公司。

终于,淀山湖镇人和临近的上海青浦人都想起了这条早已断头的路,他们开始呼吁:“为什么不让新乐路再次连通上海?”

契机终于来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新近按下“快进键”,打通一批省界“断头路”成了江苏、上海两地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首要工作之一。昆山锦淀公路对接淞泽大道工程,“入选”2018年昆山首个实现通车的长三角一体化打通省界“断头路”项目。

打通“断头路”先破思维壁垒,看沪昆两地如何破解“卡脖子”难题

打通“断头路”好处多多,为什么到拖到今天?

锦淀公路对接崧泽大道工程量并不很大,上海方面“盈淀路改建工程”项目全长约为890米,而昆山方面的锦淀公路对接崧泽大道桥梁工程总长也只有400米。

777

昆山市淀山湖镇新乐路施工现场。

项目虽小,实施难度却超出预想。

难就难在体制和机制的贯通。打通“断头路”的项目涉及上海、昆山两地,要打通就要克服机制、规划、政策等层面的困难:按原有建设程序,需由两地向上级交通主管部门报建审批,时间跨度长、难度大。双方怎么出资?桥的改建工程由哪方来立项?由哪方来管理维护?这些都是问题。

此外,双方在统一建设标准上也遇到难题:昆山市锦淀公路与青浦区崧泽大道之间南北向错位约170米;而锦淀公路和青浦区原先的农村公路盈淀路在同一线位上。为此,青浦和昆山相关部门多次协调,最终将盈淀路调整为区管公路,红线宽度由原来的16米调整为50米,与崧泽大道相同。

专家分析,省界断头路之所以长久存在,背后是“一亩三分地”的思想壁垒作祟。打通“断头路”首先得打破这堵“墙”。随着长三角一体化的加速,观念之“墙”、程序之“墙”,都应声而倒。

888

断头路的开通,背后是长三角一体化体制机制的突破。

多次协调后,2017年5月,昆山市人民政府和青浦区人民政府签订了道路对接合作备忘录,就合作原则、合作内容、合作形式、合作机制达成共识。

“在签订合作备忘录基础上,首创‘双方立项,一方代建’新模式,既解决了跨省审批难题,又保证了工程整体性。”昆山市交发集团工程建设部现场管理科科长孙建华说。

首条省界“断头路”的打通,让其他还在为“断头路”烦恼的地方,看到了希望……

责编:赵迪迪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