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切换栏目

观沧海| 严刑峻法行不行?台湾拟比照“故意杀人罪”修法遏制酒驾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观沧海工作室
王尧 王平
2019年03月22日 11:30

1519886751698.png

“你为什么要出来害人,喝了酒还开车!!!”悲痛欲绝的家人、椎心泣血的控诉……都唤不回无辜殒落的生命。今年以来,台湾多县市发生酒驾肇事致人死亡事件,再次引发社会关注,要求加强酒驾预防及处罚的呼声高涨。台法务部门近日提出修法草案,拟对酒驾加重处罚,酒驾致死的最高刑期为死刑。台立法机构也表示,新会期将优先针对酒驾相关法案进行审议。

多次修法 屡禁不止 

今年2月,一名陈姓男子2日在台中酒驾逆行,造成2人死亡。警方调查发现,陈姓男子酒驾前科累累。2018年3月时就因酒驾被吊销驾照,同年11月又再度无照酒驾上路,撞车后被警方逮捕,依法入狱服刑3个月。两次被处罚后又第三度酒驾肇事,造成两个家庭无法弥补的伤痛。 

当下,“酒驾为何屡禁不止”是台湾社会热议的话题。据统计,近3年台湾因酒驾被依“公共危险罪”判刑确定的人逐年增加,2018年有5万多人次酒驾,且近1/3为累犯,每年因酒驾而被要求参加道路安全教育“学习班”的人数约有10万人。台湾法务部门负责人表示,对于酒驾致死案件“要用最严厉的处罚”,朝严刑峻法方向修法势在必行。法务部门目前所提修法草案规定,对酒驾再犯致人重伤可判刑5至12年,致人死亡刑期更高达10年以上、无期徒刑、最重可判死刑。相关草案已送交台行政机构,待该机构提交立法机构审议通过后方可生效。

然而,台湾酒驾屡禁不止是因为现行的酒驾罚则过轻吗?各界有不一样的声音。

资料显示:因为不断发生的恶性案件,台湾酒驾罚则已经不断上调、逐年加重。相关法律最早订于“道路交通管理处罚条例”,1999年为了加重吓阻效果,把原本仅属“行政处罚”的酒驾行为入刑,酒驾得处以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3万元(新台币,下同)以下罚金。此后立法机构又多次修法,提高酒驾处罚上限。2013年修法明定酒驾为“驾驶吐气所含酒精浓度达每公升0.25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浓度达0.05%以上”,致死处3年以上、10年以下徒刑。同时规定5年内酒驾3次以上,原则上不得易科罚金。

此后,有民意代表继续提案重罚酒驾,将酒驾罚款下限从1.5万元提高到3万元,同车乘客可连坐罚6000元到1.2万元,5年内3次以上酒驾累犯重新考领驾照后,车辆则须悬挂特殊车牌。此次修订于2017年7月初审通过,目前仍在立法机构等待最后通过。

因此,有人称台湾酒驾处罚“已经相当严”,喝一瓶啤酒再开车,便可能被警察扣车,另被罚款数万元新台币,超过两瓶啤酒便可能以“公共危险罪”入狱。哪怕只是吃了烧酒鸡,只要酒精测试超标,一样要受罚。

累犯过多 监狱爆满

然而,号称“相当严”的台湾酒驾罚则,阻吓效果并不如预期。据台湾媒体报道, 2017年台湾酒驾新入监人数是10年前的2.5倍,导致监狱人满为患。

事实上,因酒驾被判刑6月以下者,若非特殊情形(如酒驾3犯、行径恶劣等),多半后会准予易科罚金,不须入监。但酒驾累犯比率逐年攀升,按规定不得易科罚金,必须入监服刑。这类犯人让狱方十分头疼,据台湾中南部某监所管理员透露,监狱有制度,表现好可累积分数、争取假释,但酒驾者刑期都很短,根本不在乎假释,经常挑衅、欺负重刑犯,而重刑犯因想假释而敢怒不敢言,犯人之间容易产生积怨。

此次台湾法务部门将酒驾致死比照“故意杀人罪”修法,社会各界也有不同的声音。有人认为,台湾的问题是立法从严、量刑从宽,酒驾肇事的刑责已经够重,问题出在法院判刑太轻,且缺乏对酒精成瘾患者的强制措施,使得法律法规“松到没有用”,反对因为偶发事件修法;有人则担心无法佐证酒驾犯有杀人罪的主观故意,也排除不了过失致死的可能性,模糊立法将增加法院审理的困难度。有律师公开质疑,如果能证明被告一开始就有杀人故意,直接依“故意杀人罪”处罚即可,无须修法。

社会组织台湾酒驾防制社会关怀协会表示对修法乐观其成,但现行法律规定酒驾致死最重可判十年,五年多来却没有任何一宗被判到十年的案例,即便未来修法可判死刑,有没有法官愿意判死刑还是问题。修法的重点不应该在加重刑责,而在不让酒后驾车,与其等到真的发生酒驾致人死伤的憾事,再从重量刑,不如在当下就对酒驾预备犯进行管束。

台湾相关部门也意识到,酒驾是社会问题,仅靠“严惩”单一手段无法完全遏阻。除了配合修法加重处罚外,需要想方设法让酒后不开车的理念深植人心,结合社会力量防止酒驾。

611251181371@710x470.jpg

台湾预防酒驾公益广告

多管齐下 震撼教育

日前,台湾交管部门开展了一次别出心裁的道路交通安全讲习,将76名酒驾者召集到殡仪馆,在布置成灵堂的悼念厅上课,希望通过“震撼教育”遏制酒驾。这是台湾交管部门近年来探索的道路交通安全教育方式之一,该部门未来除增加道路交通安全讲习时数、增加生命教育、实地参访等内容,还会转介有饮酒问题的驾驶人到卫生福利部门接受辅导。

目前台湾酒驾者的道路安全课时数,初犯为一天共6小时;一年内两次酒驾的累犯,课时数为两天共12小时。课程包括交通法规与安全驾驶、肇事预防处理与肇事逃逸的法律责任、酒瘾预防治疗等。据统计,2015年至2018年,共逾30万人次参与课程,相关课程费用平均每年逾3000万元。未来酒驾者参加“学习班”将自费,相关法例正在修订中。

各界人士纷纷献计献策。台湾某警察大学教授蔡中志认为,应通过“三不原则”遏制酒驾。即通过严刑峻法,让民众不敢酒驾;完善大众运输、酒后代驾等措施,使醉酒者不必酒驾;藉由“连坐法”或是酒驾检举奖金等形式,让社会大众共同监督,让酒驾者无所遁形而不能酒驾。

台湾酒驾防制社会关怀协会倡导预防、宣导、关怀,竭尽所能形塑酒后不开车的社会风气。2013年,32岁的台大医院医师曾御慈被酒驾者撞死,母亲陈敏香悲痛之余投入反酒驾运动,担任“台湾酒驾防制社会关怀协会”理事长,企盼带动更多人投入预防酒驾宣导。

和其他公益事业一样,酒驾防制社会关怀协会注重借助明星名人对公众的影响力,邀请他们出任公益倡导大使,歌手辛晓琪就是其中的一位。辛晓琪的名曲《味道》传唱已久,但很少有人知道,她的工作伙伴——《味道》的制作人杨明煌,1995年正是在家门口前被酒驾者撞击不幸离世。辛晓琪每次想起这段伤痛的往事,都热泪盈眶。她说,投入预防酒驾公益倡导,义不容辞。希望台湾民众“珍惜生命 请勿酒驾”。

对于做出不良示范的明星名人,酒驾防制社会关怀协会不遗余力将之示众。台湾选举多,政治人物经常需要跑场子应酬,酒驾肇事的情形各党都有,有人还为此丢官、退选。在协会的网页上,清楚地列明了台湾各派政治力量涉酒驾者的详细资料和参选结果,以警世人。

酒驾防制社会关怀协会秘书长林美娜还建议,台湾应对酒精的取得执行更严格的管理,包括酒类营销广告及代言活动,要有更严格的规范。她说,台湾是买酒最容易的地方,到处都有24小时的便利商店和开放式柜台,随时都可买酒,很多酒吧等供应酒精的场所也没有规范。政府部门制订预防酒驾措施时,在这方面应特别着力。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1 不喜欢 查看原文
分享
广告
推荐阅读
以下内容由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为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可选理由,精准屏蔽
    已选0个理由
    看过了
    内容太水
    确定
    不喜欢
    模板/usr/local/cms_wwwroot_release/ssgg_sy/template/footer201901.template.html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