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切换栏目

【话媒述史】聊聊“读报组”的那些事儿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王向令
2019年03月29日 09:36

“读报组”,顾名思义,是为读报成立的组织。对于如今的年轻人来说,“读报组”一词可能很陌生,其实,自从报纸出现那天起,就有“读报”这件事儿。在报纸“一纸风行”的年代,一个名叫“读报组”的读者组织曾经遍及全国,对新中国建设及新闻事业的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那么“读报组”从哪儿来?能给我们带来哪些启发?今天,煮酒话媒工作室的媒郎就和大家来聊聊这个事儿。

“读报组”诞生于革命年代

从字面意思来看,“读报组”是一个为读报而设立的组织。对“读报组”的权威定义,在2014年版的《新闻传播学大辞典》中有如下表述:

读报组  reading the newspaper group  定时或定期学习、研究报刊的读者组织。该组织成员对报刊有兴趣和一定忠诚度,共同分享报刊的重要信息,及时交流读报的感想,并定期以一定形式向编辑部报告相关感受和提出意见。

这个定义,对读报组的组织形式、人员构成、研究内容和活动方式等都做了较为详细的解释。

2010年第6期《新闻与传播研究》杂志刊发西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王晓梅关于读报组的研究论文,结合大量史实和相关资料,对新中国成立初期“读报组”的发展情况作了比较深入的研究,对于“读报组”的定义,文章认为其领导和指导者是党报,活动形式主要是“开会”“讨论”等,通过有组织的“读报、宣讲”,动员群众,推动工作。

“读报组”这一称谓,最早产生于革命战争年代,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探索出的“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群众路线,是促成读报组产生的最为重要的因素。早在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闻工作,就非常重视群众路线的贯彻落实,通过组织和指导成立读报组,方便群众了解信息,掌握知识,反映诉求,解决问题。中国美术馆所藏延安时期的木版画《胜利的消息到处传——农民读报组》(见下图),反映的正是当年农民读报组开展活动的一个典型场景:画面正中,一位年轻人在炕头盘腿而坐,左臂抬起,伸出左手食指,右手执报,双眼凝视报纸,在给群众讲述报纸上的内容,围在周围的群众,老幼妇孺,姿态各异,或倾听,或记录,读报人带来的胜利消息,使人们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笑容。这幅木刻画的作者,是我国著名美术家武德祖,1939年,16岁的武德祖来到延安,先后在抗日军政大学、鲁迅艺术学院美术系学习,并在延安从事美术创作,武德祖善于观察生活,善于从群众中获取创作灵感,他用木刻画表现的读报场景,让我们看到了读报组在革命战争年代与群众打成一片,广受欢迎的真实历史状况。

1

中国美术馆藏延安时期的木版画《胜利的消息到处传——农民读报组》 作者:武德祖

充分发挥党报“耳目”“喉舌”作用

早期成立的读报组,通过团结、组织、宣传群众,发挥了动员生产、支援前线的重要作用。新中国成立初期,为解决城市办报中遇到的新问题,读报组凭借密切联系群众的特点,使报纸成为开展政治宣传的有力武器,在全国各地广泛发展起来,既很好地宣传了政策,动员了群众,又方便报社搜集基层群众的意见和呼声,从而推动报纸工作改进,使党报充分发挥“耳目”“喉舌”作用。

1949年5月28日,《解放日报》在刚解放的上海出版发行,这份创刊于1941年的中共中央机关报,从此成为中共中央华东局兼上海市委的机关报。然而,来到陌生城市的《解放日报》在初期却遇到了“大麻烦”,据《〈解放日报〉〈新闻日报〉报史资料第2辑》记载,在上海出版的《解放日报》出版不到十日,发行量便从最初的13万份,急剧减少到8万份以下。与此前停刊的《申报》《新闻报》30万份左右的发行量相比较,报纸读者大量流失成为不争的事实。对于发行量大幅减少的原因,《〈解放日报〉〈新闻日报〉报史资料第2辑》中是这样分析的,解放初期的上海,很多读者“对共产党、解放军、人民政府,还是初见面,了解更不够;许多人会抱着怀疑、恐惧,甚至对立的态度,这部分人暂时不会订阅《解放日报》。”再加上上海解放初期出现的严重通货膨胀,读者没钱订报就成为普遍现象。因此,要让读者信任党和政府,就必须加强与群众的联系。除在报纸上开设相关专栏,主动改进工作外,《解放日报》还把建立和领导读报组作为政治任务,如此一来,那些买不起报纸或者对这份报纸有各种意见的基层群众,就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及时了解党的政策方针等内容,提高了党的宣传工作覆盖面。

《解放日报》采取的做法,收到了非常明显的效果,使读报组得到了中央人民政府高度的重视。1950年4月22日,中央人民政府新闻总署发布《关于改进报纸工作的决定》,该决定第三部分专门提出,“报纸应当把建立和领导通讯员网和读报组的工作当作重要的政治任务”。在一系列政策的推动下,读报组在全国得到了更大范围的推广。据《黄浦区志》《普陀区志》等记载,1952年是上海读报组发展的鼎盛时期,当年6月,仅黄浦区就有读报组3730个,36000余人参加;普陀区全区有读报组5000多个,参加人数达20多万。全国各地成立的大量读报组,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新生的人民政权在舆论上获得政治认同,同时,读者的不少批评意见,也被报纸迅速采纳,推动了报纸工作的不断改进。

2

上世纪五十年代,河北省定州市翟城村组织了五个街头读报组,利用每天中午休息时间向村子里的群众讲解时事。

《人民日报》重视读报组并接受读者意见、改进报纸工作

诞生于烽火岁月的《人民日报》,也见证了读报组的历史变迁。《人民日报》是由《晋察冀日报》和晋冀鲁豫《人民日报》合并而成,早在晋冀鲁豫《人民日报》时期,报纸上已有读报组的报道。1946年5月16日,晋冀鲁豫《人民日报》在2版刊登一条新华社消息——《增加工资减少工时后 淄博矿区煤产倍增 平绥铁路工人反奸后工作积极》,报道中写道,“平绥铁路工人……员工生活改善后,积极性大大提高,每日工作八小时外,尚有两小时从事政治文化与业务学习。各段站间,均已成立工人读报组和业务剧社,过去每公里需两个半修道工人,现在只要一个半人。”这是《人民日报》上提到“读报组”的最早报道。《人民日报》有关“读报组”的最后一篇报道,是2005年4月8日第5版的头条文章——《黑龙江省绥化市:“读党报用党报”蔚然成风》,在报道的图片说明中写道,“绥化市望奎县卫星镇敏西村的‘农民书社’里,读报组的农民在阅读人民日报。”

3

2005年4月8日,《人民日报》第5版《黑龙江省绥化市:“读党报用党报”蔚然成风》。

从报道数量上看,《人民日报》上有关读报组的报道总篇数接近800篇,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在标题中直接出现“读报组”的报道,全部出现在1958年之前。从这些标题中,能够看出在那个时期,读报组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及其主要工作。比如:《宣传员刘际魁把“抬扛铺”变成读报组》(见1951年12月26日第6版),《北京市十区一元堂药店读报组 揭发资方卖假药的罪行》(见1952年2月23日第6版),《绥远丰镇陈家村读报组 领导群众积雪滚地打井防旱》(见1952年3月12日第6版),《中共陕西省委及陕西日报号召 六月底前发展六万个读报组》(见1952年5月10日第2版),《读报组是对农民进行宣传鼓动的良好形式》(见1954年10月19日第3版),《晋中南农民的斗争讲坛 读报组 俱乐部 黑板报 鼓动牌》(见1957年7月29日第1版),等等。

从《人民日报》这些报道的关注点,可以明显看出读报组的四个重要作用:一是读报组在战争年代有效宣传党的革命主张,扩大党的宣传队伍,是人民群众认识中国共产党、获取革命信息的重要来源;二是读报组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为文化程度较低的群众获取信息,提供了一个权威规范、贴近便利的渠道;三是在传播手段较为有限、通讯方式相对落后的时代,读报组及时获取群众对党和国家政策,以及办报的意见建议,发挥了上情下达、下情上传的纽带作用;四是读报组有效增强了报道的传播效果,国内外大事能够通过读报组得到更快的传播,扩大了读者群体的覆盖面。

举个例子,说说《人民日报》是如何通过读报组广泛听取读者意见的。1950年4月7日,《人民日报》头版刊登《本报优待读报小组订阅办法》,按照该“订阅办法”规定,全国各地读者,由三人以上组成《人民日报》读者小组,可享受订阅报纸七折优惠,享受优待的各读报组每月至少应来信一次,反映该组或其他读者对《人民日报》的意见与要求。同年5月13日,《人民日报》从读报组的反馈意见中,选出秦皇岛开滦磅房读报组近千字的读报心得,在4版“读报组反馈”栏目刊登。在这篇心得中,该读报组一共提了四条意见,前三条是对《人民日报》刊登文章的学习体会,第四条则对改进办报提出如下意见:

在报头一角刊载《提要》,这给读者,尤其是工作繁忙的读者以很大帮助。读者们从《提要》里,可以分别出新闻稿的性质的主要或次要,以及各稿的版位,而不浪费地来分配自己的读报时间。不过我们希望贵报要保持或再进一步的做到《提要》文字的简明与条理化。

4

1950年5月13日,《人民日报》第4版《秦皇岛开滦磅房 读报组报告读报心得》。

开滦磅房读报组这份意见中所说的“提要”,是《人民日报》于1950年5月1日在报眼开设的新栏目,名称叫做《今天本报提要》,最初只是将重点报道的标题和主要内容进行罗列,方便读者了解当天报纸的重要稿件,最初的“提要”,文字较多,行距很密,并不太方便读者阅读。在收到开滦磅房读报组的这封来信后,《人民日报》头版“提要”大有改观。下图所示,是1950年5月7日和5月17日《人民日报》刊登的两期“提要”。相较于左侧密密麻麻的文字,位于右侧的“提要”,在“文字的简明与条理化”上,变化非常明显,这是《人民日报》在办报中重视读者意见的一个突出案例。

5

1950年5月7日(上图左)和5月17日(上图右)《人民日报》头版《今天本报提要》。

新媒体时代读报组功能的传承与发展

随着人民群众文化水平的不断提升和传播载体的日益丰富,读报组逐渐淡出人们视线。1994年11月23日,《人民日报》在《“机”多文化少之忧》中就谈到了当时出现的一种现象:在不少农村,农民家里有了电视机、收音机等声像设备,随之而来的是放映电影减少,有线广播尘封,看戏如久旱盼云霓,农民剧团已经解散,识字班读报组再难聚头。

如今,虽然人们很少提及读报组,但是读报组自创办以来,其活动和影响已持续至今。不少地方还在完善探索出赛诗会、微书评等新颖的读报形式,不断丰富人们的文化生活。在一些人的印象中,读报组还是一生中挥之不去的深刻记忆。在2018年6月召开的《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座谈会上,火箭军政治工作部电视艺术中心主任李宏,便在会上分享了他因读报而“出名”的难忘经历:1978年12月底,李宏所在的生产队组织学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一个重要的学习材料就是12月24日刊登公报全文的《人民日报》。由于生产队多数人文化水平不高,读报的任务便落在了刚考上高中的李宏头上。这次读报,被李宏称为“人生第一次在一百多人面前读《人民日报》”。他回忆说,因为这件事,到家里提亲的人也多了起来,读报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新媒体时代,读者获取资讯的渠道越来越多,传统的读报组在形式和方法上已不适应新形势,然而通过读报来传播新闻、收集民意民智的探索却并没有消失,读报组正在转化为更加贴近时代的新形式发挥着作用。

比如:在新媒体平台上,人民日报微信公号每天早上五点多准时推出的“来啦!新闻早班车”,通过文字和音频形式,第一时间给受众带来最新资讯;人民网制作的“读报看报”“国家日历”等视频节目,用新颖的视频形式,从党报新闻中感受时代变迁;越来越多的媒体还把组织线上线下活动作为与受众沟通的重要渠道。诸多创新,都是为了更好地服务群众、分享信息、听取意见、改进工作。

随着时代发展,“纸”作为一种传播介质,可能会发生各种变化,然而“报”作为权威性强、公信力高的内容承载者和呈现者,有着实实在在的现实需求。如何落实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吸引更多受众参与新闻内容生产?如何实现报道效果的不断提升?读报组的历史经验或许能给我们一些深刻的启示。(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煮酒话媒工作室 王向令)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5 不喜欢 查看原文
分享
广告
推荐阅读
以下内容由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为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10-65367464(机构入驻) 010-65367469、65367470(渠道合作)
    邮箱:info@hubpd.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可选理由,精准屏蔽
    已选0个理由
    看过了
    内容太水
    确定
    不喜欢
    “党媒平台”客户端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或 点击这里 进入下载页

    快速入驻

    电话 : 010-65367464

    邮箱 : info@hubpd.com

    入驻流程:

    前期沟通 获取资料 签署协议 实施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