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复制 关闭

中日专家共论普惠金融:促进小微企业存续率提升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点金工作室   

2019-04-27 19:30

点金.png

金融应如何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科技如何与传统金融协同为普惠金融赋能?以及如何以数字普惠金融提升我们的国家竞争力?日前,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办的普惠金融国际高峰论坛上,中日专家从不同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金融服务要与实体经济相互应照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李扬倾向于用更上位的概念,即金融科技将“数字普惠金融”概括在内。李扬说,前几年在G20杭州峰会上,中国首先宣布“数字普惠金融”,宣布发展数字普惠金融的高级原则。要想使普惠金融真正发展,首先必须有金融科技的扎实发展,要以发展金融科技来解决普惠问题,解决科技产业化问题,解决金融的绿色问题,只有通过金融科技的发展,才能解决普惠金融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障碍。

李扬认为,考虑整体的经济问题,要从实体经济出发,提出实体经济需要怎样的金融服务,返回头来再从金融回到实体经济,想一想金融如何满足实体经济的需要。如此相互应照,我们的金融改革和金融发展就不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如果沿着这样一条路,反反复复根据实体经济的需要来想金融,再根据金融发展的特征来想实体经济,整个经济就会和谐发展。

促进有竞争力的小微企业享受金融服务

日本银行北京事务所所长东 善明介绍,日本、德国与中国金融市场类似,以间接金融为主,其以小微企业主要依赖银行融资。统计显示,从员工规模和创业实际角度来看,员工规模5个人以下、有30年以上历史的日本企业小微数量,现在占到30%以上,这背后,可以遁到他们培养小微企业的历史。

东 善明认为,人工智能可以高效找到人们不能发现的客观复杂的关系,我们期待人工智能计算出来的结果更可靠。除了贷款审查,人工智还能跟踪贷款企业的资金出入账等信息,把握其信用状况变化,从而扩大贷款对象企业范围。高科技弥补或者扩充了人类的力量,非常有利于推进普惠金融。

人工智能按照过去的客观数据进行归纳推理,这也意味着,万一发生我们未曾经历过的新危机,其推理可能出错。人工智能可以判断风险大小,但并不能减轻风险本身。应该注意以人工智能的利用为理由,盲目地增加贷款。人工智能就是一个黑匣子,是很负责的暗箱操作,其判断是单方得出的,不能作为银行和企业间双方向的沟通工具,我们只能接受计算出来的结果,而不能明确说明为什么那家企业可以贷款,为什么这家企业不行。

东 善明说,但同时,以小微企业为对象的普惠金融,并非仅依赖高科技实现。人工智能可以判断风险大小,但不能减轻风险本身,要警惕以人工智能利用为理由盲目增加贷款。要推动以小微企业为对象的普惠金融,也需要加强传统的应对。以日本为例:

首先,日本政府制定了一套专门支持小微企业的政策体系,并主导建立了信用保证制度。在专门政策框架下,扶持小微企业的协调和资金分配得以实现。这套政策制度有利于提早建立“几家抬”机制。同时为回避道德风险,日本的政策性银行融资工具基本被限制在现金面临流动性困难或因自然灾害而陷入困难的企业。

二是推动金融机构贷款,培养以支持小微企业为己任的金融机构。日本民间融资叫作“无尽公司”,贷方和借方如果互相很熟,几乎没有信息不对称。日本制订专门法律将无尽公司直接改为正规金融机构、将其阳光化,对这些机构的业务范围做出地域限制,要求其主要客户必须是当地小微企业。同时,推出具有数量目标的行政手段,或下降存款准备金率等激励机制,推动金融机构积极向小微企业贷款。但这也带来了不良贷款增加的风险。如日本80年代金融自由化过程中,大企业开始发行公司债并减少银行贷款,很多银行转而积极增加小微企业贷款,但在盲目的贷款竞争中,部分资金流到房地产行业,这也成为形成泡沫的原因之一。推动金融机构贷款,应同时加强风险管理,此中政策的协调很重要。

三是提高小微企业的经营水平。这虽然需要长期努力,却是最有针对性、最有效的方法。其重点是鼓励银行自由发挥经营咨询作用,培养优良企业,使优良企业按照市场原理获得融资。日本小微企业的老板与主力银行会保持及时的沟通,经营状况、面临问题与担心,马上就与主力银行商量。小微企业老板基本相信,主力银行是合作伙伴、一定会照顾小微企业。根据2011年的一份调查分析,日本八成以上小微企业都有自己的主力银行。而对银行来说,频繁访问小微企业,通过与老板保持长期密切的关系,不仅能缩小信息不对称,而且能得到其未来发展信息,这与按照过去的大数据来判断的人工智能是完全不同的。跟人工智能相比,培养各个企业的效率很低。同时,银行也可以选择有未来的一部分小微企业,通过加强关系来实现双赢。银行培养企业的目的,是给银行带来利益,银行跟小微企业应建立一种命运共同体关系。

东 善明说,以小微企业为对象的普惠金融,是促进有竞争力的小微企业享受金融服务,这个对象并不是所有的小微企业,也不是像移动支付那样使用的对象越多越好。仅以增加向所有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为目标,势必会导致不良贷款问题。这种普惠金融的最终目的是,向小微企业持续提供金融服务,提高这些企业的存续率,让他们稳定地对经济做出贡献。

以数字普惠金融提高国家金融竞争力

在发布《发展中的普惠金融:理论、创新与实践》报告时,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胡滨提出,应发展我国的数字普惠金融,提高国家竞争力。他说,当前,中国数字普惠金融得到快速发展,解决了一些世界性难题,也使得我们的金融业有了后发优势来弯道超车。这种竞争力如何保持住?

胡滨认为,首先应有一些关于中国数字普惠金融的顶层设计,发展路径,支持政策,多层次的政策体系。除了我们现有的政策性支持体系、商业可持续的政策支持体系,还有关于数字普惠金融的政策体系等等,进一步推动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

同时,如何平衡好数字普惠金融的风险与创新之间的关系?胡滨认为,最现实、最迫切的就是推出中国版的监管沙盒,同时还应积极制订中国的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的数据和技术标准,健全监督管理体系和技术标准体系,通过商业的领先来带动标准的推广。还要充分利用数字技术来发展农村金融以及农村的数字普惠金融。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点金工作室 贺霞)


责编:

展开全文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