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切换栏目

无论你在哪里 都要“找”到你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良保 陈大圣 刘起福
2019年05月09日 15:54


“新中国成立的时候,我多么希望您也能和我一样,见证这一伟大时刻……但这一切,都遗憾的停止在上海解放前22天。”

“如今我逐渐老去,而您依然年轻,时间改变容颜,却让精神不朽……”

这是今年87岁高龄的苏采青,在江西卫视《跨越时空的回信》栏目中,时隔70年后,第一次向战友李白发出的回信内容。这封信的背后,是一段临危不惧的生死抉择和苦寻战友的漫漫长情。



1557301491481


突发:电报那头没有信号

1948年10月中旬,苏采青接到任务,与一个上海地下台联络。因纪律规定,苏采青对电波另一边的战友一无所知,仅限于知道什么时间去跟对方联络,在什么频道联络,以及两者之间的代号,其他一概互不了解,甚至对方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1948年12月30日晚,苏采青和往常一样,到24点前后与对方联络,联通后对方示意有报。

“那封电报发送的过程中跟平常的电报有所不同,发报中途,忽然就停了一阵子,他的声音也突然消失了,过了一阵子之后他又接着发,但是发报的速度加快了,并在他打了end之后未等我回应OK,紧接着他就发了3V警示信号的电码。”回忆起70年前的那一幕,苏采青老人仍然记忆犹新。

“这是一个危险预警信号电码,是之前约定好了的,地下台同志工作时如遇到不测要尽可能向中央台发出的一个预警信号。”苏采青老人说,这个3V警示信号表明,电波对面的战友处境十分危险。

“我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当时就被吓着了,有点慌张,就急急忙忙地跑去告诉领导。”苏采青将接收的电报交给领导之后,没等领导说什么,就赶紧跑回来,不知所措地继续坐在收报机前,想着要戴上耳机继续收听,心里就想着,他也许还会再传递什么信息,或许是有惊无险,但是当晚对方并没有任何回应。

随后的几天,苏采青依旧没有接收到对方的任何回应,但到了接收电报的规定时间,她还是怀着一丝丝的希望坐在电报机前,期待有“奇迹”发生,但都失望而归。

1557301507416

释疑:62年的漫漫寻友路

从那以后,那一晚关于对方的疑问深深地烙在苏采青心中:“我的这个对方到底怎么了?他是谁啊?”

于是,苏采青便开始了漫长的寻友之路。50年代初,很多的地下工作者陆续回到了北京,苏采青尝试问过从上海地下台回到机关工作的同志,但一无所获。

1958年,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上映,再现了一位地下工作者发出最后一段电波时的场景。苏采青看了电影后,冒出一个念头,觉得电影里的男主人公可能就是当时电台另一端的人。但电影毕竟是虚构的,苏采青的这个念头很快就一闪而过了。

岁月的长河滚滚向前,半个多世纪来,苏采青始终难觅战友的消息,但已经满头白发的她依然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2005年11月,苏采青偶然在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专栏《永远的丰碑》中读到一篇《“永不消逝的电波”原型——李白》,该文最后描述的情节酷似苏采青在1948年末那个深夜的经历。

苏采青当即剪下那则报道并在旁边写下了以下的话:“这就是记忆中的那一晚,我作为中央社会部的报务员,正与我的对方——上海地下工作者某同志联络时,对方突然发出三个V的电码,之后音讯全无。原来他遭到敌人杀害!”虽然这样写了,但苏采青仍然不敢确定报道中的“李白”就是自己一直苦寻的战友,其它机构的地下台或许也会凑巧发生类似的情况。

“直到2008年,我从《中国电视报》看到一个重要信息,李克农部长在上海解放第三天致电陈毅市长‘要不惜一切代价查明李静安同志(即李白)下落。’而他所说的信息和当时发生在我身上的情形完全相符,这时我才确认李白一定是与我联络的战友。”

2010年,苏采青和老伴去到上海李白纪念馆,见到李白的儿子李恒胜,并亲眼看到了李白当年发报的场景,至此,一直埋藏在苏采青心中的疑问,在62年后终于有了答案。

1557301515547

真相:战友解放前夕被枪决

原来,1948年12月30日晚,李白在向苏采青发送那份极为重要的电报后,便被捕入狱,受到长达30小时的刑讯,但毫不动摇。

入狱后的李白,陆续听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三大战役和渡江战役胜利的消息。他意识到,上海解放已是近在咫尺,崭新的中国即将到来。1949年4月22日,李白在狱中给妻子裘慧英写了一封家信:

“你若来看我,要和舅母一同来,坐车时好照顾小孩。听说这里每逢星期一、五上午九至十时,下午三至四时可以送东西,因路远来时请买些咸萝白(卜)干,或可久留不易坏的东西......”

信的内容轻松平淡,就像是在和自己的爱人唠家常。妻子裘慧英显然也认为三度入狱的李白,这次同样可以化险为夷,最终和家人一起迎接光明、迎接解放。

然而,就在距离上海解放只剩22天的时候,时年39岁的李白被国民党政府秘密枪决于上海浦东戚家庙。

裘慧英再也没有等到丈夫的归来,苏采青也再没有收到战友的电报。

1557301526156


“从被捕到牺牲前,128天他遭受了国民党特务的30多种刑罚,完全不是我们一个普通人能够受得了的。那是一些魔鬼啊!”时隔71年后,苏采青老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在谈到战友李白被捕入狱后的经历仍激动不已,谈话间几度梗咽,即使老人尽力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说完之后眼泪还是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今年5月7日是您牺牲70周年的纪念日,今年也是建国70周年,两个70周年都与血有关。因为新中国的基因里,融注了数千万烈士们的鲜红血液,其中就有您洒在上海滩的一腔热血。”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5 不喜欢 查看原文
分享
广告
推荐阅读
以下内容由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为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10-65367464(机构入驻) 010-65367469、65367470(渠道合作)
    邮箱:info@hubpd.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可选理由,精准屏蔽
    已选0个理由
    看过了
    内容太水
    确定
    不喜欢
    “党媒平台”客户端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或 点击这里 进入下载页

    快速入驻

    电话 : 010-65367464

    邮箱 : info@hubpd.com

    入驻流程:

    前期沟通 获取资料 签署协议 实施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