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切换栏目

护士节,听听“天使”的故事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健康37°C工作室
邱超奕
2019年05月12日 11:29

健康37℃

      今年5月12日,是第108个国际护士节。三分治疗,七分护理。目前,我国护士数量已达400万人,近70%具有大专以上学历。

      现代护理学奠基人南丁格尔说:“护士其实就是没有翅膀的天使,是真善美的化身。”今天,让我们来听听“天使”的故事。

面对传染病威胁,他们冲在前面

      2014年初,埃博拉疫情肆虐非洲。

      王新华是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的护士。当年9月,她头一个报名,成为代表中国奔赴塞拉利昂抗击埃博拉疫情的第一批医疗队员。

      临出发前几分钟,王新华的丈夫拉住她说:“咱俩拍张合影吧。”3个月后,等王新华援非归来,丈夫指着照片问她:“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拍照吗?我怕这一去,不知还能不能再见到你……”

      配戴口罩、搀扶患者、测量体温、安排床位……在密不透气的防护服里,王新华紧张工作,每天满身是汗。有一天查房,她发现女患者艾玛瘫倒在地,呕吐物和排泄物到处喷溅,顾不上多想,她赶紧扶起艾玛,一丝不苟地消毒清理。由于家人都死于埃博拉,艾玛一度绝望到拒绝治疗。王新华一次次送上祝福卡片,并始终陪在她身边。后来,艾玛康复出院那天,激动地对她说:“感谢中国军人给我第二次生命!”

      作为一个妻子,一个女儿,身处这场没有硝烟的病毒战争,王新华一人鏖战西非,把对亲人的思念化作对患者的加倍爱护。10月中旬,她突然接到丈夫电话,说她母亲因心脏病做手术,进了重症监护室。“妈妈手术前再三叮嘱,不让家人告诉我,怕影响我工作。我内心一阵酸楚,泪水夺眶而出,只能给妈妈发一条短信:妈妈,您一定要平安地等女儿回来!”

      2015年,王新华被授予第45届南丁格尔奖章。她说:“荣誉绝不仅仅属于我个人,我只是军队千万护理人中的一个。”

       艾滋病,可能让很多人感到害怕。而北京地坛医院的护士王克荣,已经在艾滋病护理战线干了20多年。

1997年刚进病房时,她也是只会用帽子、口罩、隔离衣紧张“武装”自己的“小年轻”,如今已成长为国家艾滋病专家组的一员。长期与艾滋病人在一起,她逐渐走近他们,决心要为他们多做一些。

      “我和同事通过郊游、座谈、聚餐,让患者学习知识、放松心情,相互鼓励。一次聚餐,患者小李指着饭盒说,不吃肉。我夹起他饭盒里的肉就吃了。”小李惊呆了,感慨道:“王姐,我家里人都做不到这样!” 在王克荣眼里,消化道本不传染,但这个小小的举动,在患者看来是接纳。

      护理过程中,王克荣也遇到过风险。有位患者突发癫痫,咬破了舌头。抢救时,王克荣尽管戴了双层手套,但还是在给患者塞牙垫时被咬住了手。“当时我感到钻心的疼,立即抽出手,发现双层手套破了,上面全是血。”王克荣马上摘下手套冲洗,看到手上有两个深深的红牙印,好在没有破皮。简单消毒后,她继续投入抢救。

      20多年来,王克荣先后护理了5万多名传染病患者,培训了万余名基层护理人员。2013年,她获得第44届南丁格尔奖章。

面对临终与新生,他们用爱守护

      有一种护士很特殊,他们负责送末期患者走完最后一段路。他们就是安宁疗护护士。

      在湖南省肿瘤医院安宁疗护病房,王英正是这里的护士长。“当我选这个岗位的时候,大家都说我傻。人们不能理解,为什么我偏要选择一个与死亡打交道的岗位?”王英却说,尽管看过太多生离死别,但她始终认为,每个生命都值得一场有尊严的谢幕。

      说起自己的患者,王英几度哽咽:“癌症患者不比寻常人,他们心里的伤,比身体上的更重、更痛。”

      林姐,一位晚期乳腺癌患者,生存期评估只有1个月。随着病情进展,她的情绪越来越低迷。“有一天,林姐轻轻问我,她还剩多久,说她想去参加同学聚会,参加父亲的七十大寿,还想去看看油菜花!”王英说,如果人生是一场旅行,她愿意陪林姐走完最后一程。后来,在医护人员、志愿者和家人的努力下,林姐完成了生前的三个愿望。

      有位邱大哥,因胰腺癌晚期多处转移伴恶性疼痛,4次自杀未遂。入院后,王英立即予以静脉镇痛药物帮他缓解疼痛,又通过芳香按摩减轻下肢水肿,并用心理辅导缓解压力。“当天晚上,患者安然入睡。家属说,这是他7天来头一回睡着。”

      如今,王英所在的病房由最初的8张床扩展到20张床。

      有人送走临终患者,有人呵护新生儿。北京协和医院儿科护士长孙静,27年来用一双温暖的手,为每位小宝贝托起生的希望。

      “这本病历的主人叫山雨,翻开它,能看到我20年前的签名。”孙静回忆,1999年,山雨出生时只有26周,仅重680克。想让他活下来,这是对生命极限的挑战。新生儿重症监护室成了孩子的第一个家。

      一项项治疗护理,为山雨架起希望的桥梁,62天日夜守候,帮他一步步闯过呼吸关、感染关、喂养关……转眼18年过去了,山雨长成了健康的大小伙子,孙静和同事们为他在协和医院举办了一场与众不同的成人礼。看着当年那个小小的暖箱,山雨用力地握紧孙静的双手:“妈妈,辛苦了!”

      “那一刻,我为我是孩子的护士妈妈而感到骄傲自豪!”孙静说。

面对艰苦的环境,他们不忘初心

       512大地震,是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那一天,也是护士节。四川省人民医院急诊重症监护室护士曾霞,在强烈摇晃的余震中,抢救151公里外的汶川送来的重伤员,连续奋战15天没有回家。“一场场生命大救援、一趟趟伤员大转运,大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点,再快点!”3个月的救援,让曾霞从一名急诊护士成长为灾害救援的“白衣战士”。

      “我有一个特别的孩子,灾害夺走了他的双亲,在夜里,病房传来他撕心裂肺的尖叫,处于创伤后应激状态的他抱着被子瑟瑟发抖。”曾霞说,每当这时她都会跑向孩子,给他安抚拥抱,直到他入睡。就这样,曾霞陪护了一月有余。孩子康复出院那天,泪眼朦胧地叫了她一声:“护士妈妈!”

      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曾霞又冲上海拔5000米的高原,在血氧饱和度不够的情况下坚守救援前线。再后来,为了成为一名更专业的灾害护理护士,她考取了灾害护理学硕士。她说:“灾害护理,我时刻准备着!”

      “西藏,祖国的边疆!”说起西藏,张莉莉很有感情。她的父亲在甘南藏区当过兵。

      张莉莉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护理部副主任,2016年,医院派她去拉萨。

      “当时要援助拉萨市人民医院创建三甲,我负责护理质量与安全管理工作。”顶着严重的高原反应,张莉莉用了一个月,走遍各临床科室收集信息、深入调研。当时,这里的护理工作与三甲标准相差较大,于是她“白+黑”“5+2”“手把手”,从管理、质控、带教做起,逐步到修订规章制度,抓紧编写当地医院首部《护理操作规范》和护理相关制度,内容总共近百万字。有时她一边吸氧一边写,困了就趴一会,饿了就吃饼干,有一周只睡了不到30个小时。

      经过一年努力,拉萨市人民医院护理人员数量增加了100%,新增6个护理相关专业,并举行60余场专业培训。2017年,医院顺利通过三甲医院评审。看到医院离“强三甲”还有一定差距,在责任心面前,张莉莉又主动提出延长援藏一年,带大家巩固提升,筹建了首个西藏自治区助产规范化基地,并多次走进乡村义诊,完成各项应急突发保障任务。(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健康37℃工作室 邱超奕)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5 不喜欢 查看原文
分享
广告
推荐阅读
以下内容由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为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10-65367464(机构入驻) 010-65367469、65367470(渠道合作)
    邮箱:info@hubpd.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可选理由,精准屏蔽
    已选0个理由
    看过了
    内容太水
    确定
    不喜欢
    “党媒平台”客户端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或 点击这里 进入下载页

    快速入驻

    电话 : 010-65367464

    邮箱 : info@hubpd.com

    入驻流程:

    前期沟通 获取资料 签署协议 实施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