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入驻

电话 : 010-65367464

邮箱 : info@hubpd.com

入驻流程:

前期沟通 获取资料 签署协议 实施对接

“党媒平台”客户端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或 点击这里 进入下载页
大江东|对标国际,上海助残“一个都不能少”

大江东|对标国际,上海助残“一个都不能少”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作室 龚 莎
2019-05-21 18:22

“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残疾人一个也不能少”,习近平总书记的话,温暖了5月19日——第29个全国助残日。为了“一个都不能少”,近年来上海市各项助残工作坚持“沉到底”,在盲道、过街信号灯等硬件配置不断完备以后,助残工作也由浅入深。

看一个国家,一座城市,一条道路是否足够文明足够先进,有一把标尺屡试不爽,就是如何对待残疾人。换句话说,轮椅能走到哪里,文明就到哪里;轮椅能走多远,文明就能走多远;轮椅能上到多高,文明的高度也就在那里了。

上海正在努力延伸、拉高这把文明的标尺。

那么,残疾人心头所思所想究竟是什么?

据上海残疾人联合会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上海市全市范围内持残疾人证的残疾人人口数近55万人,占本地区户籍人口比例为3.76%,相比2017年增长了7.09%。

一位参与助残多年的志愿者告诉东妹,“这仅仅是持有残疾人证的人员,其实人数更多。”这些“潜伏”的残疾朋友不愿走出门,成了助残要解锁的第一道关卡。

残疾人走出“自定义安全区”,硬件完备还得“走心”

李强在上海市残联第七次代表大会上指出,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希望广大残疾人朋友做生活的强者、逆境成才的楷模、传递正能量的使者,以身残志坚、自强不息的实际行动,激励全社会奋发进取,以爱心善心的传递让整个社会充满暖意。

强者要从点滴做起。

家住闵行区的王慧有肢体残疾。5月19日一早,上海市世博黄浦体育园举办了一场特别的运动会,王慧也是其中。赛道上,参赛人员由志愿者和残疾人朋友组队而成,两三个结成一队,包含聋人组、视障组、肢残组、智障组、精障组。

1105060318

残健融合运动会上,残疾人与健全人一起完成定向赛并获奖留念。   市残联供图

这次名为“爱在上海”的残健融合运动会,是上海基层助残工作者与体育工作者的首创,既为残障人士搭建了参与体育健身活动的舞台,也体现着上海的城市文明程度。

王慧为了准备这次运动会,一个月前就和两位同济大学学生志愿者结了对子,“相互了解,培养默契,我们最终成为朋友,有了信任,才能在运动会上发挥出实力。”

1976244241

运动会后,王慧和两位同济大学的学生合影。                   市残联 供图

一个月里,同济的两位学生志愿者第一次近距离感受残疾人世界。“以前的了解限于表面,这次特别的运动会,不仅收获了友谊与温暖,还让我更加了解,残疾人到底需要什么。”

残疾人走出“自定义安全区”,不仅是身体走出去,还是心理走出去;不仅数量一个都不能少,质量也不能低。

 “上海十三五规划要求打造小康更高水平,而小康不单是停留在温饱阶段,更要丰富他们的精神生活,让他们同步感受城市物质和精神文明建设,共享社会发展成果。”上海市残联副理事长郭咏军表示,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些心理上的问题,残健融合的活动,将残疾人邀请“进来”的同时,还能激发更多的温暖回馈社会。

“助残”得同步视角  才能“同步”奔小康

“当盲道的修建不只是为了完成图纸上的任务,盲人才敢真正走出来。”志愿者李女士认为:“不单是盲人,很多肢体残疾者上洗手间的扶手高度也很尴尬。”说到底,助残的关键还得换位思考。

王慧也喜中有忧:“实际上,上海的残疾人无障碍设施建设已全面覆盖到位,而且领先全国大部分省市,但这些无障碍设施有没有‘各司其职’,我们才有发言权。”

上海的助残还自带“节奏”,有自己的痛点:随着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肢体残疾人群逐步扩大。家住浦东朱家滩的黄大爷,八十好几了,即便有电动轮椅代步,下楼、出行依旧不方便。

“你看,这是单元门口的无障碍通道。”顺着黄大爷手指的方向望去,几辆共享单车横七竖八停围在通道四周,把通道口挤掉一半。黄大爷很无奈:“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有时是自行车,有时是送外卖的,经常得让老伴儿帮我把车移开,我才能通过。”

黄大爷是老上海,“年轻时对于这些没需求,如今只要无障碍通道多出那么点障碍,我就寸步难行啊!”

917635720

路边的盲道基本都被摩托车或自行车占用。           龚莎 摄

“健全人的视角不一样,很难设身处地。”王慧希望有更多残健融合这样的活动,“让健全人走近我们的世界,做到换位思考,才能达到真正助残的效果。”

李强强调,从细微处着眼、在求实效上用力,让“残疾人之家”更温暖、更可靠,让广大残疾人工作者真正成为残疾人信得过、靠得住、离不开、找得到的好朋友、贴心人。关心关爱残疾人,是一个城市文明进步的标志,也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

郭咏军说,诸如此类的残健融合活动,具有很高的可复制性,“之后还能变成街道的,可以变成社区的,你只要想要了解、帮助残疾人,都可以通过这个活动切入,最后能将助残变成一种普遍的社会意识。”

“助残”对标国际 上海用数字说出“温度”

“我们国家布了很多物理盲道,但仍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常有遮挡物,那盲人只知道是站在盲道上,但前后左右到底是什么,他是不知道的,所以国内盲道使用率非常低。”同济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刘儿兀教授与他的团队就残健共融的理念研发了一套技术——DWELT。

“在室外,我们一般用高德、百度等地图应用找到目的地。到了室内,卫星信号很弱甚至完全消失,这些应用就无法在室内定位导航。”刘儿兀团队选中残疾人士室内导航需求,“DWELT解决的正是在没有卫星信号下的定位导航难题。”

652082220

DWELT技术已用于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刘儿兀 供图

目前,以DWELT技术为核心的系统已服务于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香港城市逍遥行计划(为香港150个公共场所提供室内外一体的定位导航服务)、国家会展中心等场景,并将进一步服务于亚运会/冬奥会等,已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室内定位导航技术。

刘儿兀提出,如果能从标准化制定着手无障碍设施建设,比建完后再进行设施改良更能提高资源利用率,正在研发的以DWELT技术为核心的数字盲道系统,为视障人士提供了一种安全、可靠的导盲方式,也为其他残障人士以及普通人提供了高效、便捷的室内定位导航服务。“换句话说,数字盲道是:为视障而生,服务所有人。这是团队一直倡导的残健共融设计理念的具体体现。”

近几年,时时处处对标国际的上海,在助残工程建设各方面都成绩斐然:根据2018年全国残疾人动态更新数据,截至2018年底,全市已有残疾人康复机构1071个,其中,提供视力残疾康复服务的机构93个,提供听力言语残疾康复服务的机构58个,提供肢体残疾康复服务的机构305个,提供智力残疾康复服务的机构318个,提供精神残疾康复服务的机构273个,提供孤独症儿童康复服务的机构61个,提供辅助器具服务的机构258个。

教育方面,全市还设立了18个特殊职业教育办学点,其中1个特殊教育普通高中(班),在校盲人学生172人;残疾人中职教育(班)17个,在校生515人,已毕业82人,其中有35人获得职业资格证书;上海开放大学残疾人教育学院开设本科、专科和中专学历教学,2018年有1319名残疾人在校就读。

信息化建设方面,工作也不敢怠慢。2018年,上海市残疾人工作13个事项分3批接入上海市“一网通办”办事平台,其中盲人医疗按摩人员从事医疗按摩资格审核属于行政审批,其他12项属下沉事项,完成率达100%。听力言语残疾人信息卡套餐服务申请、视力残疾人固话优惠申请、《上海市盲人证》申请等3个事项“一网通办”可实现直接全程网办,申请人可以一次不用跑,其他10个事项也实现了申请人只跑一次的工作目标。

看似冰冷的数字,背后却是无数服务在助残第一线的工作人员的汗水与付出。

“助残是一份有温度的事业,就像上海是一座有温度的城市一样。”王慧很期待。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分享
热门推荐
加载中…
热门新闻
 
联系我们
010-65367464(机构入驻)
010-65367469 65367470(渠道合作)

邮箱:info@hubpd.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 1
  • 2
  • 3
  • 4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