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切换栏目

麻辣财经:鼓励社会办医,保险业新机遇来了!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麻辣财经工作室
曲哲涵
2019年06月17日 10:18

社会办医,是我国医疗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增加医疗资源有效供给的重要力量。

近日,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卫生健康委、中国银保监会等10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明确鼓励商业保险机构与社会办医联合开发多样化、个性化医疗保险产品;鼓励商业保险机构参与基本医疗保险经办服务,做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承办服务工作,提高基金使用效率;鼓励商业保险机构投资社会办医。

在国新办日前举行的“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吹风会上,银保监会人身保险监管部副主任刘宏健对此作出进一步解析,提出保险业可以在两个方面为社会办医健康发展提供支持。

一是通过保险产品,为社会办医提供支付保障。“目前,被保险人在社会办医机构就诊的费用,保险公司已经将其纳入保障范围,提升了被保险人医疗费用的支付能力,也为社会办医机构正常运行提供了支付保障。”刘宏健说。

二是保险资金直接投资办医。保险业在资金运用上,青睐能够长期持续经营、具有稳定收益和较低风险的行业,所以适合对医疗机构进行投资。

商业保险在“大健康”领域,与医疗行业是有业务交叉的。此次《意见》的发布,会不会促成保险业与医疗行业的深度结合?保险业参与社会办医,对提高居民医疗保障有怎样的意义?咱们一起来听听专家的看法。

多层面参与社会办医,保险与医疗深度融合 

从国际上看,保险公司是社会办医机构重要投资主体之一。在我国,保险业积极参与社会办医,也有一些积极探索。

2013 年 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政策鼓励包括商业保险机构在内的机构以出资新建、参与改制、托管、公办民营等多种形式投资医疗服务业。

政策出台后,保险机构也积极探索参与社会办医,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实践,取得了较好效果。

2016年,阳光保险集团与潍坊市政府联手,打造了国内第一家“保险+医疗”模式大型综合医院。三年来,该院平均住院日、人均次费用、患者满意度等重要指标均优于同级公立医院,多项疑难手术填补省市空白。

保险公司在“医养融合”模式中,将医疗机构嵌套进养老产业。比如,泰康人寿在各地开办的养老社区,均建设配套社区医院,设立居民健康档案,开展日常慢病维护、健康巡诊。突发疾病也有医生处置,并通过绿色通道送往专科医院。社区医院提升了养老社区的服务能力,增强了保险公司的市场竞争力。2015年,泰康投资50多亿元,投资南京仙林鼓楼医院,打造国际医学中心和医养结合示范项目。

此外,保险公司自建健康管理中心,提供健康咨询、体检、日常保健、就医协作等服务,同时提供一些日常疾病的诊治,向前段延长医疗服务“链条”。新华保险2013年成立了专门的投资平台——新华卓越健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目前已在全国16个省(市)设立了连锁机构。   

保险公司还搭建线上平台,整合医生资源提供相关服务。中国平安的“平安好医生”通过网站、app等方式,以医生资源为核心,提供实时咨询和健康管理服务,包括一对一家庭医生服务,三甲名医的专业咨询和额外门诊加号等服务。

此次《意见》明确,支持社会办医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支持医疗卫生机构、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搭建互联网信息平台,开展远程医疗、健康咨询、健康管理服务。今年9月底前,制定出台互联网诊疗收费政策和医保支付政策,形成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 

这对保险业来说,是新的业务领域,也是新的发展机遇,机不可失呀!

保险投资社会办医,有利于提高管理效率

保险资金量大、质优、期限长,投资参与医院经营,将为我国公立医院改革提供资金支持,减轻政府的财政压力,有助于解决群众“看病难”问题。

业内人士认为,《意见》的出台,为保险公司深度参与医疗行业的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持,也为相关政策的落实创造了条件。“可以想见,在‘大健康’战略统筹下,医疗和保险两个行业的结合将越来越密切,‘保险系’医院也会越来越多。”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铭来说。

保险公司参与办医院,有利于延长保险经营产业链,打破健康险发展瓶颈。

相关保险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国内6家专业健康保险公司中,仅有平安健康和人保健康2家实现盈利。健康险公司亏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保险公司缺乏对医疗机构费用的有效管理和监督,难以控制过度医疗、冒名就医、挂床住院等道德风险。保险公司与医院之间的合作,基本停留在为被保险人预约挂号、在医院特设 VIP 室、费用直接结算等初级阶段。

保险公司参与投资办医院,这一瓶颈就会被打破,有助于建立起“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战略合作关系。保险公司作为投资方,可以更方便地全面参与医院管理,有利于保险公司的商业产品赔付率,提高盈利水平;并且,这种管理还可以覆盖到对基本医保资金的支付使用上。

   保险公司能与社会办医,还有一个好处是可通过医院这个平台,来积累各种疾病的发病率、疾病持续时间、医疗服务价格等医疗数据,为保险公司开发新产品的定位、定价提供数据支持,开发出更多切合客户需求的保险产品。

在“保险+医院”模式下,从供给端的医疗服务,到需求端的支付,对“风险”的管理更为精准,这会降低基本医保和商业补充保险对应的医疗总费用,减少保险公司和医院的经营成本。

当然,管好这些“风险”,最终得实惠的仍是参保者和患者,有助于降低就医成本,解决“看病贵”的难题。美国霍普金斯医学院的第三方独立研究报告证明,由于健康管理公司的出现,健康保险公司的直接医疗开支降低了30%

不过,保险业投资医疗机构,还有一些难题待解。

朱铭来认为,目前对大健康产业的发展,法律法规仍有许多“盲区”。随着改革的持续推进,保险业务模式和外部法律环境都在不断发生变化,行业应对新变化的能力有待加强。“跨行业联盟频现,医药企业、IT产业和互联网的联手使医疗与大数据产业优势融合,同时大型险企也纷纷涉足医疗机构投资并建立下游产业链网络,需要国家通过具体政策法规、行政规章加以规范和引导。”

此外,保险公司纷纷开始进入医疗行业,根本目的就是实现盈利,为股东创造价值。但是,医疗服务是准公共产品,更多体现的是公益性,而且当地政府大都想维持医院的非盈利性。如何在二者诉求间取得平衡?也是保险参与社会办医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1 不喜欢 查看原文
分享
广告
推荐阅读
以下内容由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为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可选理由,精准屏蔽
    已选0个理由
    看过了
    内容太水
    确定
    不喜欢
    模板/usr/local/cms_wwwroot_release/ssgg_sy/template/footer201901.template.html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