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入驻

电话 : 010-65367464

邮箱 : info@hubpd.com

入驻流程:

前期沟通 获取资料 签署协议 实施对接

“党媒平台”客户端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或 点击这里 进入下载页
记录那段不能忘却的历史

记录那段不能忘却的历史

八旬老兵把宝贵资料奉献社会永示后人
柯桥日报 黄唯诚
2019-08-12 14:44

    红袖套、藏有身份信息的子弹壳、文件资料……这些珍贵的物品,见证了当年战场上的硝烟炮火,见证了战士们不屈不挠、不怕牺牲的精神,伴随着时间推移弥足珍贵,离休干部王炳炀把这些宝贵的“财产”一一捐献给了博物馆。步入晚年,他更是用文字记录了当年的战争故事。用王炳炀的话来说,这些东西留下了自己战斗过的痕迹,希望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物能够奉献社会,永示后人。

51661565421754741.jpg

口令、袖套 辨别自己人需用“暗号”

    王炳炀1935年3月出生于浙江诸暨城关镇,1949年7月参加革命,因为有文化基础成为了连队文书,经过短暂训练,他跟随部队驻扎在福建泉州一线。当时,敌人常常化装成“自己人”偷渡登陆,以此袭扰我军。

    “为了分清敌我,我们在部队一直沿用口令。”王炳炀回忆道,“常用的口令有‘黄河’‘长江’等,碰到战士,会先说一个‘长’,要是对方回答‘江’,说明是自己人,如果对方回答了‘城’或者其他字,那么就要警惕了。但是问口令也有弊端,容易暴露战士的方位,不利于隐蔽。”

    为更好保护和隐藏身份,部队改用识别袖套。袖套由红、白纯棉布双层缝制,根据战时需要,由上级统一规定,或红色向外,或白色向外,戴的时候也分左右臂。“如果发现对方不戴袖套或戴错袖套,可立即击毙或抓捕。”王炳炀说,从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这只袖套一直陪伴着他,直到前不久他把袖套捐献给柯桥区博物馆,作为了历史资料。

零下34℃ 在朝鲜过最寒冷的冬天

    1952年8月,王炳炀参加抗美援朝战争,那时他已是连队的文化教员,除积极完成越冬物资的筹集与贮备之外,还要抓紧学习军事、政治、文化等方面的资料。“到现在我还记得用朝鲜语和英语说一些简短的语言,我孩子小的时候,还专门教他们唱朝鲜歌。”王炳炀说。

    但让王炳炀印象最深的还是朝鲜冬季的寒冷。“贝加尔湖的冷空气一来,一天内气温下降十多摄氏度,这对我们生长在南方的战士来说十分不适应。”王炳炀说,连队有一支温度计,刻度是40℃至零下50℃,而当时测到的最冷值是零下34℃。连队每人都戴上两副手套,一副线的再外加棉手套,如果防护不当,只需几分钟双手就会被钢枪黏住。“最可怕的是一夜暴风雪,大山沟里的坑坑洼洼都被抹平了,一不小心就会陷入深深的雪窝中,单凭一己之力是难以自救的。所以部队规定,凡是冬季外出执行任务,至少三人同行,且必须携带背包带,以防不测。”

20251565421754741.jpg

金城战役 一场打了48小时的战斗

    1953年7月6日下午2点左右,部队接到命令,要求所有人立即打好背包,把贵重物品整合成一起,写上名字、住址、亲人等详细信息。王炳炀预感战斗就要开始了。

    除了打包贵重物品之外,每一名战士都准备了一份身份识别代码。一张宽约2公分、长约20公分的“身份证”纸条,上面用红油墨印刷了各种符号和数字,从部队名称到职务、党员等资料全在其中。“我们把它卷成一根小纸棍,放入步枪子弹壳中,用矿烛油封住口,统一放入右上口袋,再用针线缝住。另外还有一条宽约3公分、长约30公分的白布条,上面用钢笔写着同样的内容,统一缝在军衣左上口袋的后面,这样无论是牺牲还是重伤的战士都能在第一时间得知他们的具体信息。”王炳炀说,后来这份珍贵的“身份证”,他也捐赠给了柯桥区博物馆。

    那天下午5点,金城战役正式打响,王炳炀和战友们一起冲锋前阵,“这场战役整整打了48小时,我们一天两夜没合眼,子弹在头上飞来飞去,耳边到处是枪炮声,连队在出发前安排了11名有指挥能力的副连长,每当一个倒下,另一个就站出来,保证连队的指挥系统。”说到这里,王炳炀眼眶红了,仗一直打到7月8日黎明,连队才完成任务开始撤退,此时全队150多个人能够行动的只有20几号了,牺牲50多名,负伤72人,而王炳炀的左耳也被敌人的炮弹震伤失去了听力。

没有蔬菜 战士们采集松针煮汤喝

    王炳炀说,除了寒冷的冬季,水源也成了问题。朝鲜多山,部队驻扎在山顶,导致了取水困难,敌人又常常用飞机、火炮封锁我军的水源,每一次取水都要花费许多人力和精力。

    “后勤受到敌人的轰炸,补给也带来了极大困难。我们跨过鸭绿江后,整整大半年没见过新鲜的蔬菜,更不用说吃了,甚至连野菜也挖不到。”王炳炀说,由于长期缺少叶绿素,不少战士患了夜盲症,而部队的作战优势是夜战和近战,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影响作战能力,怎么办?

    “有一天我们接到上级通知,采集大量新鲜嫩绿的松针,煮汤喝。”王炳炀笑着说,很快,战士们在山上采集到大量又嫩又新鲜的松针,去掉浅黄色的叶托,洗净放入锅里煮,头一次汁水是黑色的,倒掉后再用清水煮,汁水呈墨绿色,含在嘴里奇苦无比。“我从未喝过这么苦的汤,但咽下肚倒舒服极了。说也奇怪,喝了几次后,的确有缓解夜盲症的疗效,或许这碗汤成了当时唯一含有叶绿素成份的食物。”王炳炀微闭双眼,仿佛回味战火纷飞中那碗松针汤的味道。

90461565421754741.jpg

无法忘却 晚年用文字记录烽火岁月

    1956年1月,王炳炀从部队回到地方,分配到绍兴袍渎小学任教,后调任钱清顾家荡完小担任校长。1995年4月离休。

    王炳炀是排级干部,又识字,在部队时很多内部资料由他保管。后来因离队仓促,有些材料与他的个人资料混在一起被带离连队。在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90周年前夕,柯桥区委老干部局发起了捐赠革命文物活动,王炳炀二话没说,把那些珍贵的资料捐献出来。

    王炳炀还把当年参加革命的经历用文字记录下来。“我写好后,孙女帮我在电脑上打字,我希望这些故事能够流传下去,我们不能忘却历史,不能忘却那些为国流血甚至献出生命的革命先烈。”

    “比起那种饥无粮寒无衣的生活,现在吃得饱、穿得暖,我们已经很知足很感恩了。”说起现在的生活,王炳炀很是满足,平时他和老伴种种花草,看看电视,读读报纸,晚年生活过得很幸福,“尤其看到祖国越来越强盛,人们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我和老伴的内心很富足。”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分享
热门推荐
加载中…
热门新闻
 
广告
联系我们
010-65367464(机构入驻)
010-65367469 65367470(渠道合作)

邮箱:info@hubpd.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 1
  • 2
  • 3
  • 4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