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入驻

电话 : 010-65367464

邮箱 : info@hubpd.com

入驻流程:

前期沟通 获取资料 签署协议 实施对接

“党媒平台”客户端
手机扫描二维码 或 点击这里 进入下载页
逼出来的多面手,不曾变的冰上情|对话两代体育人

逼出来的多面手,不曾变的冰上情|对话两代体育人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哨声体育工作室 季芳
2019-09-20 14:05

哨声.jpg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哨声体育工作室和人民网人民体育从5月初开始推出“70年,共同走过·对话两代体育人”栏目,邀请新老体育人共话今昔之变,重温岁月激情,感悟爱国情怀,一同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到来。


     本期推送,不同时期的花滑项目代表姚滨、隋文静/韩聪,共同讲述花样滑冰的故事。


   

    姚滨:国家花样滑冰队前总教练,曾经培养出申雪/赵宏博、庞清/佟健、张丹/张昊3对国家队主力选手。其中,申雪/赵宏博获得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金牌,为中国花滑实现了冬奥金牌“零的突破”。


   

     隋文静(左)/韩聪:中国花样滑冰队双人滑现役主力选手,曾获得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冠军、花滑世锦赛冠军,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获得花样滑冰双人滑亚军。


     中国花样滑冰在世界赛场的崛起,凝聚着一代代运动员、教练员的智慧和汗水。从体育、音乐、服装样样在行的“全能型”教练姚滨,到两次战胜伤病、重返世界一流的隋文静/韩聪组合,不服输、不放弃的精神代代传承,成为中国花滑稳步前进的力量源泉。


从白手起家到接轨世界


     镜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花样滑冰进入中国,从零起步。当时国内的训练条件十分落后,中国运动员只能从有限的图像资料中琢磨、模仿花滑技术。


     姚滨:花滑刚进入中国时,大家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花样滑冰。后来我被基层教练选进队,到冰场去一看,才知道什么是花样滑冰,当时觉得真好看,可以单脚旋转。


     那时的训练条件特别艰苦。我做教练时,很多人说我多才多艺,除了训练,做服装、选音乐什么都会。其实是不得已,当时没有多少经费,什么都要自己动手,自己琢磨,慢慢就学会了。那时在哈尔滨,只有一块冰场,冰球、短道速滑、花样滑冰都在那里训练,项目太多,一天全排满了。我们在编《黄河》的时候,半夜两点多就要到冰场去编排动作。


     韩聪:老一辈花样滑冰运动员和教练们是开拓者,他们的艰辛付出,让中国花滑到达了很高的位置,才有了我们的今天。北京冬奥会成功申办之后,训练条件变化非常大,场馆设施、后勤保障、团队配备等各个方面都有了新的提升,我们每年都会和一些国外的顶尖团队合作,所有的这些变化,也鼓舞着我们要更努力训练。


     隋文静:前辈们开创了一个特别好的时代,我们非常幸运,能赶上这个时代。国家给了我们最大的支持,老师们倾囊相助,我们要做好自己,站在赛场上,完成所有人的梦想。


从名次垫底到领先世界


     镜头:1980年,姚滨和搭档栾波第一次参加花样滑冰世锦赛,成绩排名垫底。退役后的姚滨开始担任教练,立志要改变中国花滑的落后局面。每天训练结束后,他都要花很长时间学习英语、翻看国外资料,渐渐摸索出一种有效的训练方式,中国的双人滑开始崛起。


     姚滨:花滑在中国刚起步时,很多外国人瞧不起我们,在他们眼里,我们根本不懂音乐和舞蹈。那时候我就拼命学外语,和国外交流,把先进的技术理念学过来。越是被瞧不起,我们越要争这口气,当时的动力就是这样。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要感谢那些给你制造困难的人。


     我做运动员时参加国际比赛最好的成绩就是第三,那是一次区域性比赛,只有三对选手,其实就是垫底。1994年世锦赛时,我已经做了教练,带着申雪、赵宏博出去比赛,当时30对选手参赛,他们排名第21,终于不再垫底了,当时我觉得看到了希望。


     1999年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总决赛,我们战胜了俄罗斯选手,拿到了冠军,中国的双人滑终于在国际上有了一定地位。再到温哥华冬奥会,申雪赵宏博夺金,有媒体总结,我们终结了俄罗斯人垄断冬奥会双人滑金牌46年的纪录。之前觉得高不可攀,现在我们也达到了这个位置。


     韩聪:有了目标,就要为之付出无限努力。我们现在已经站到了巨人的肩膀上,要加倍努力延续中国花滑的辉煌。去年,我们在平昌冬奥会获得银牌,与冠军差了0.43分,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对我们的成长也会有积极作用,无论好与坏,都是我人生留下的重要一步,也是促使我能够继续前进的动力。


     隋文静:现在外国运动员、裁判对中国选手的评价不一样了。我们也在努力学习外语,希望可以和他们有更多交流。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享受花样滑冰。当我站到赛场上,有观众呐喊,有掌声响起,那个时候真的是特别爽。


北京冬奥将迎来圆梦时刻


     镜头:2010年,申雪/赵宏博冬奥会夺冠,为中国花滑翻开新的一页。平昌冬奥会的一枚银牌激发起隋文静/韩聪更大的斗志。冬奥赛场,是一代代中国花滑人圆梦的舞台,也是他们肩上扛起的责任。


     姚滨:我常说自己有两个家,一个是小家,还有一个是北京的家,家里有6个孩子,就是双人滑的六个队员们。这些年我对队员们要求很严格,但其实我从心底感谢这些孩子。


     冬奥会一直是我们的梦想和目标,但是从事冰雪事业这么多年,没想到冬奥会能在我们国家举办。北京申冬奥成功那天,我在直播中全程见证,当时非常激动,热泪盈眶。我打过七届冬奥会,现在这个阶段压力是最大的,所有人都关注。我特别希望运动员能够轻装上阵,不要给自己背包袱。


     隋文静:国家队这个集体里都是非常热爱花样滑冰运动的人,我希望所有人都能保持这份初心,为了这项运动、为了冬奥梦想不懈努力。我们会认真完成每一天的训练,希望能在冬奥会的舞台上留下属于自己的最美的一支舞。


     韩聪:站在2022年冬奥会的冰场上,这是我们的第一步。然后全力以赴,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去拼搏。


本文由 融合号 编辑发布
分享
热门推荐
加载中…
热门新闻
 
联系我们
010-65367464(机构入驻)
010-65367469 65367470(渠道合作)

邮箱:info@hubpd.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2号
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 1
  • 2
  • 3
  • 4
  • 5